《中国合伙人》成功学结尾感觉别扭


时间: 2021-09-13

  大赢家,他们都太想告诉大家只有经历过他们经历过的辛酸,才会有可能站到他们现在的位置——但这些,都是成功人士自己定义并且享受其中的“成功学”,而我拒绝被洗脑。

  早前《中国合伙人》在广州举行提前试映,片尾出现了不少商界大腕,包括王石、柳传志、冯仑、徐小平、俞敏洪,甚至还有“老干妈”。对于这一幕,导演陈可辛无非是想突出一下影片的主题:只要坚持梦想,就一定会成功。可这一幕对我来说却是十分别扭:这让我想起了机场书店小电视里循环播放的那些贩卖“成功学”的人。难道梦想的终点,一定是“成功”地当上行业大佬?

  《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》与《中国合伙人》这两部跟我成长轨迹多少有些重合的青春传记电影,其实我更喜欢后者。因为作为一个长相平平的男生,我没有在大学里被女生追求的经历,但我上过新东方,听过俞敏洪和徐小平的讲座,甚至也做过“美国梦”。我记得梦到痴狂时,每天晚上都会去图书馆旁边的英语角,用在《老友记》里学到的口语和外教对话。像按照字母顺序背牛津高阶词典这事,我也坚持过,不过好像只背到了字母B。当我看到银幕上黄晓明[微博]咿呀学英语的样子,并且最后还是留在国内当“土鳖”,这里面的共鸣自然多过《致青春》。

  观影情绪的转折点出现在王石、柳传志等成功人士的出镜。多年前,我是这些人的拥趸,专为成功人士设置的央视访谈节目《对话》,我曾经几乎每期都不落下。直到刚进大学的时候,我对于成功的定义仍是狭隘地以他们为榜样。不过,在后来那段迷茫的充满逃课的青葱岁月里,我认识到我想要的成功,绝不是“成功学”里的样子。我认为,如果哪一天我能不在乎工作的高低之分,挣来的钱,也许不多,但能过上平静的生活,那这就是成功。

  有意思的是,在《中国合伙人》的片尾字幕里,制片人一栏竟然有田朴珺的名字,就是那个在长江商学院伴随王石的女人,而陈可辛承认这部电影王石也有投资。我想,他们都太想告诉大家,只有经历过他们经历过的辛酸,才有可能站到他们现在的位置——但这些,都是成功人士自己定义并且享受其中的“成功学”,而我拒绝被洗脑。

  ① 本频道下所有的新闻、资讯、信息、公告均为机器抓取系统自动在网上采集所得。

 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:皖B2-20080023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:1208228

 
 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    友情链接:
    Copyright 2018-2021 主页 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,禁止转载。